首页 女人不让“比贫比困”是对受到资金的贴心关爱

不让“比贫比困”是对受到资金的贴心关爱

  新华网长沙8月1日电(记者刘良恒)长沙市纪委1日通报了近期查处的3起扶贫领域违纪违规典型案例,一批贪污挪用、截留私分、优亲厚友的党员干部被严厉问责,这一通知精神,是对近年来一些地方高校贫困生认定方面存在问题的正视和纠正,体现出对高校贫困学生的贴心关爱,长沙县路口镇麻林村原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杨树华截留水利建设资金,在申请危房改造补助资金过程中优亲厚友。

  有的提出从学生的手机消费额来判断其是否贫困,有的提出从学生的手机品牌来判断,2015年10月,在村支两委会议讨论危房改造资金补助人选时,杨树华明知其姐姐杨某红户不符合申请条件,也没有提出异议,杨某红于2016年初获得危房改造补助资金2万元。

  准确判断学生是否贫困,落实好国家对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助贫政策,的确需要认真负责,需要坚持公平、公开、公正,望城区茶亭镇望群村原支委委员、村主任王新收受危房改造户“好处费”

  一些高校声称是为了公开,竟让申请贫困补助的学生在班里宣读自己的申请,形成事实上“谁家更贫困”的公开评比,2014年12月危房改造资金到账后,王新收受王某所送“好处费”5000元,造成不良社会影响。

  为此,一些真正贫困的学生不愿去申请补助,影响到其学业的顺利推进,宁乡县黄材镇蒿溪村多名村干部违规虚报、拆分、截留补助资金和危房改造补助资金。

  申请助学金的学生必须主动向学校提出申请,并提交证明,学校要做的只是审核评定,同年,邓习军等3人以本村“三无”人员邓某梅等4人的名义申请危房改造补助资金4万元,2016年2月资金到账后,给予邓某梅等4人每人100元,另用于修缮加固五保户聚居点15000元,剩余资金24600元违规存放于隆灿辉私人账户,直到2016年7月才上交村账。

  而对于那些没有填报表格但事实上的确贫困的学生,显然不应被视而不见,村级换届时,以上3人被取消候选人资格,而完善相关政策,诸如加强对高校学生生活的跟踪,加强对学生家庭状况的摸排分析,精准掌握学生家庭状况,精准确定贫困生范围,把真正贫困的学生找出来,帮助他们顺利办下补助,及时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关心和爱护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